固定された投稿

:angry_parrot:​雑貨屋​:aka:
sanahouse.booth.pm🫲

喷喷🐙↓
sw-4180-3944-1329 ←需要涂地家政找我🧹
     ↑
  🔰ポケモン朱​:ayashii_nihongo:

固定された投稿

我的抑郁症会康复。

关于里面的人格:
所有对佐恩不好的、想篡位的。我不会手软。

固定された投稿

其实我觉得nagi生命中最后几天是跟你在一起度过的真的是最好的情况了。因为她注定会走到这一步,成为我。所以是你真的太好了。其他人的话不会比这好。

佐恩的话我会好好照顾的。

其实我们都知道,现在这个我只是nagi的另一面。是她不想成为的那一面……但却是她最强大的那一面。而且是她的终点。

我们都知道。早在那个世界还在的时候。

所以谢谢你了。今后也请多指教。

固定された投稿

大噶好,这里是nagi,从趴窝搬家到这边了。为了让前列表确认这id是我原汁原味的手癌产物,我决定公开发一条置顶。

您所看到的是一个养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蔬菜,俩耗子一仓鼠,一缸子水草鱼虾还有角蛙,目前正在等斗鱼和室友的精障宅宅。

虽然偶尔可能会画画写字做曲子,但是基本大部分时间都在回san回血打游戏。(最近开始玩喷喷了)

那么请多指教m(_ _)m

(也替佐恩向大家问好)

固定された投稿

はじめまして、なぎと言います。

パウーからの人です。パウーの人だったけど実際にはあまり創作ばかりアップしている人間じゃない。普通の雑多垢と病み垢として使ってたからそっちのアカウントも同じような感じだと思う。

自分は留学生のせいじゃないけど、日本語は何年経ってもそこまでなれてないと思うから、もし言い方は変な場合は気にしせず教えてください。

ほぼオタクです笑。だけど読む側より少し創作側の考え方かもしれない......

よくネットフリックスとユーテューバを見てます。ペットの話とか絵描きの話とか日常の話題は出身と文化の話題より好きです。

もし何か興味があったら軽く声をかけてね~返信のリズムはかなりマイベースなのでなんも考えなくチャットしようぜ~◎

【事件】​爱尔兰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诞辰355周年(1667)

我们中有一帮人,他们从年轻时起,就学会了怎样通过搬弄文字,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这种本领,他们怎么说就看你给他们多少钱。在这帮人眼中,除他们以外,别人都是奴隶。

——《格列佛游记》

给大伙提个醒,有国安在到处调查并且混迹于包括但不限于TG群组的墙外平台,都是年轻人,网络用语说得贼6,不要因为说的话像缓则就放松警惕,也不要因为关系近就放松警惕。如果被问及关于【高校抗议群组】【集会组织群组】等的信息请一定一定一定提高警惕并且尽量不要提供信息。
另外,没有实际参与线下活动仅进行声援的人目前应该不在目标中。从国安鹰犬的态度来看CCP大约是认为最近的系列活动有人在组织之类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找出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指挥者or指挥机构(从这里也能看出他们脱离群众有多严重了)。
总而言之,TG用户记得隐藏电话号码,如果有参与过线下抗议活动的话在同一账号中最好尽量避免提及自己的隐私信息。
祝大家平安。

(今天晚上刚差点儿被曾经有些现实关系的国安利用到了,可惜我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因为我一来不知道哪儿有抗议组织,二来也不觉得有这种组织),但被利用的感觉还是呕呕呕呕呕呕呕

挺久未登陆 Splatoon 3,登上去看到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写着「反習建立新中国」,另一个是「别在这里发癫 这不是三次元」——就像是任两个网路冲浪者在现实中曾擦身而过的距离。非常真实,但在现实中不会看到这样的心声交错。

又看到有人写「上海放人」,看到高台上的人写「不爱看别看」,看到「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看到「不要核酸要吃饭」「我的人生没有非必要」,有人什么也没写发布的是一张白纸。

假如有人能走过广场看到这些插画了解到一些事情,我觉得这就是好的。

游戏是生活的外延。避谈政治更是一类政治表态。何况,在一个连旷野之息都过不了审的国家,玩一款未经审批的游戏,甚至订阅一个加速器来联机,这真的丝毫不涉及政治吗?

妈呀受不了了,华为手环能测出来香蕉的心率和血氧

这是象上因为植物和生态缸而结交的朋友@wraith615@alive.bar 画的我们家的植物肖像,实在太喜欢了。昨天收到立刻跑去给孩子看,他一看就看到那些小精灵的眼睛了,大叫“肉球,肉球,好可爱!” 我准备今年就拿它去印节日卡片了。生活多忧虑,但植物给了我们忘掉忧虑的永恒瞬间。感谢Grace的有心!

#家庭绿植蓝图

不要啊维尼熊做错了什么……行吧我就当现在维尼熊有亚种了()XX上任之前谁认识他啊……我真希望等他走了之后大家多发发正版的维尼熊。

妈的!气死了

我本人跟一线民警接触过,听过他们说遇到那种可能不会配合工作的人,他们会打电话通知当事人说自己是疫情防控办的工作人员,以“核酸结果异常”或者其他相关借口要求你到做核酸的地方复查,如果你信了跑过去会被直接带走。
我之前接到过自称街道办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我核酸登记上的地址不明确,让我告诉他我具体的地址,我没说,就说我自己会去街道办现场核实了再登记。虽然不知道通知我的这个是不是真的,但是我既没有去现场登记,直到现在也没有再接到他们的来电。
大家接到任何类似的电话都要小心,多一点防备心,就算他们是真的在核实信息,我们先不配合,给这些国家机器增加工作量,也是一种小小的反抗。

关于路上查手机,看到一个奇妙的解法。换位思考一下,似乎很有道理。

学长室友被学校谈话了,刚回来,他们学校最近也有一些零散的抗议活动,加上他导师是一位大拿,所以他只是被“教导”了一通放了回来。他的导师说:这次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室友说:老师您说。导师说:一定不要被抓,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但一定不要被抓,无论显得你如何胆小,你要跑。现在还没到献身的时候。而且我年纪大了,内心很不堪,不要怪老师,什么样的梦也没有你能好好站在我面前重要。我这次帮了你,你就用这个来还。
学长回来跟我们讲,我们现在在家抱头大哭。谢谢老师。

Pantone为对抗卡塔尔世界杯的彩虹旗禁令 :blobcatgay: ,推出了用色号标识的全白彩虹旗🤍,意思是“将彩虹旗变成纯净,有和解、自由、爱之意的白色”。再结合着最近遍地开花的白纸行动,非常一举两得了。

人间疾苦:

1. 不仅仅是小业主,好多老板都发不起工资了。人民全关着,不消费,没订单,有订单,回款慢,甲方超期超信欠债很普遍。大企业活下去都难。

2. 没订单就更不要说招工,春天开始,除了一线工人,谁都不招,还要裁员,学生毕业即失业。

3. 物流司机自从混检普遍开始,(大概是今年春天)就是每天核酸或者隔天核酸,不做就没法拉货,没饭吃。

4.做核酸还是最简单的。货物从A地拉到B地,AB两地可能都要办通行证才能装货和卸货。政府领导喊的,你说怎么办?

5. AB两地如果跨省,不管装货还是卸货,都要A/B当地的健康码绿码,还要扫入x码,还都要24小时核酸,没有就没有资格装卸货。这种要求是常态。核酸还不能做的太频繁,太频繁健康码会异常不显示。

6. 大厂早就开始闭环生产了,员工早就回不了家了,说封就封。突然封厂,普通员工就只能住行军床,澡都洗不了,还不是工人。我说的是人人都知道的上市企业。

7.有甲方是民生物资保供企业,产品属于救灾物资,每个超市都能见到他们的产品。但是也有一个多月不收货了。为什么,因为有阳。

8. 得病是不一定会死的,饿是真的要饿死人的。草根忙着活,没空发声,也没渠道发声。大领导是看不到人间疾苦的。

9.没人来解决上述问题。

#拡散希望 都立高入試での #ESATJ に関し、市民が請求して開示させた資料についてのスレッドです。

マスコミの方にもざっとでいいので目を通していただきたいです。ざっと目を通せば問題やツッコミどころが見つかるはずです。第一義的に、このテストの不備は英語がどうたらという問題ではありません

RT @nofrills@twitter.com

東京都に文書の開示請求を行っておられる @taka19846@twitter.com さんの11月27日付note記事、『【特報】英語スピーキングテストにおけるグレードから点数換算への検討プロセスを開示請求』note.com/taka198435/n/n90e213c 中の画像の文字起こしをしています。Googleドキュメントで閲覧できるようにしています。以下――

🐦🔗: twitter.com/nofrills/status/15

这白纸运动才没几天,咱们这边看起来就已经一片“乱象”……

【先说我自己的结论:不要紧!民主不就长这样子的吗!乱,就是个性与多元,乱就对了。学习、适应、习惯起来!】

个人总结几条:


海外民运互相咬起来了。

我个人对此最为反感。(我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粉丝。)如此关头,他们还在斤斤计较争夺话语权、还在公报私怨、还在闹分裂?

我非常敬佩他们很多人当年的勇敢,但我同样非常批评他们当年甚至到今天仍然还是以“小CCP”的mindset在搞民运。

当然今天他们也不怎么重要了,未来是年青人的……


本次运动表现出惯性不自觉的misogyny倾向(抱歉我不是很喜欢和赞同”厌女“这个译法),包括对女性力量的忽略,包括喊口号骂的CNM。

我个人认同(我自己也很需要反省),绝不苛责不批判个体,但衷心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虚心修正和改进。


抗议群体中大一统派与疆独港独台独各种独的鸿沟。

我理解大一统情结,毕竟我们也是打那儿挣扎着爬过来的,早先我也是想着让台湾来统一我们吧,就像西德统一东德一样。

不过时至今日,我个人早已放弃和涤清这种“想象的共同体”的执念。对,我觉得很多同胞的大一统就是一种obsession~

不是说我一定要独,更不是说我一定要统,而是我认为那不重要,我至少现阶段我觉得怎么样都行。等到民主化的那一天,让各地人民决定。


运动诉求是否太激进。是否应该停留在反封控要自由、还是应该推进到反专制要自由?

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们这些没有身临现场者毫无发言权,尤其是我们中间99.99%都毫无社运经验。我们无权挑三拣四、无权指手划脚、更无权高高在上排兵布阵。闭嘴,安静。

尊重参加运动的每个人的选择和决定。

当然我们可以有意见。我个人认为,孩子们(还有不少市民)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勇敢,非常非常非常令人振奋了!这次不妨息鼓休兵,不要流血。静待下次勇敢的机会。

抗争几乎从来不可能一蹴而就,让我们一次次学习、练手,慢慢习得抗争的经验吧。


这次白纸运动的最大意义也许好比像是高压锅的限压阀被扰动后的猛烈喷气时刻。

第一次真切展现了铁锅内部高压深重,更第一次揭开盛世薄纱,让我们看到了听到了沉默的大多数。

他们不红也不黑,他们只想要过上别人家一样的人的日子。

古いものから表示
Fedibird

様々な目的に使える、日本の汎用マストドンサーバーです。安定した利用環境と、多数の独自機能を提供しています。